首页 > 投稿 > 正文

哈雷彗星多少年出现一次(2061年,哈雷彗星将再次归来,人类能否将探测器装在哈雷彗星上?)

在太阳系中众多的小天体中,哈雷彗星可以说是非常有名了,这颗彗星每隔76至79年就会靠近地球一次,每当到了这个时候,地球上的人类仅凭肉眼就可以看到它。哈雷彗星上一次靠近地球是在1986年,根据天文学家的预测,2061年,哈雷彗星将再次归来。

哈雷彗星就像是太阳系中的一辆“观光车”,并且它的运行轨迹还很有规律,是可以预测的。这不禁令人好奇,当哈雷彗星再次归来时,人类能否将探测器装在哈雷彗星上,然后像搭乘“观光车”一样去探索宇宙深空呢?

人类有能力将探测器装在哈雷彗星上吗?

早在1986年的时候,人类就陆续发射了“韦加一号”、“韦加二号”、“Giotto号”等多个探测器对哈雷彗星进行了抵近观测,而到了2004年,人类甚至还发射了一个以登陆彗星为目标的探测器——“罗塞塔号”。

“罗塞塔号”的登陆目标是一颗被命名为“楚留莫夫-格拉希门克”(Churyumov-Gerasimenko)的彗星,在经历了漫长的飞行之后,“罗塞塔号”于2014年8月6日与“楚留莫夫-格拉希门克”彗星会合,同年11月12日,“罗塞塔号”携带的“菲莱登陆器”成功地在这颗彗星上实现了受控状态下的软着陆。

由此可见,人类早在2004年就已经拥有了在彗星上着陆的能力,而哈雷彗星再次归来的时间则是2061年,所以我们可以相信,当哈雷彗星再次归来时,人类的相关科技早已发展得非常成熟,完全有能力将探测器装在哈雷彗星上。然而“能不能做”是一回事,“值不值得做”又是另一回事了。

将探测器装在哈雷彗星上,其实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有价值

在日常生活中,当我们需要搭乘观光车时,观光车总是会停下来等我们,但哈雷彗星却不会停下来等待人类的探测器。

或许有人会说了,既然哈雷彗星的运行轨迹是可以预测的,那我们只需要让探测器事先等待在哈雷彗星的“必经之路”上,等到哈雷彗星到达时直接挂在它上面,这样不就可以了吗?答案是否定的。

根据1986年的观测数据,哈雷彗星到达近地点的速度约为33千米/秒,到达近日点的速度约为55千米/秒,如果我们让探测器“原地等待”,就相当于让探测器以如此高的速度与哈雷彗星碰撞,实际上,在探测器与哈雷彗星接触时,即使两者的速度只相差1%,探测器也无法承受如此高速度的碰撞。

因此可以说,人类想要探测器装在哈雷彗星上,首要条件就是要让探测器与哈雷彗星的速度和运行轨道非常接近,最好就是让它们彼此之间的相对速度为零,并且运行轨道完全重合。

实现这个目标大概可分为三步:1、探测器发射升空;2、探测器前往与哈雷彗星的预定交汇点,并在此过程中精准调整自己的运行轨道以及速度,以便探测器在到达预定交汇点时,能够与哈雷彗星保持同步运行;3、在到达预定交汇点之后,探测器在哈雷彗星上着陆并完成后续的固定工作。

需要注意的是,上述的第3步完全没有必要,这是因为太空中的阻力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如果探测器的速度和运行轨道都与哈雷彗星相同,那么就算不把探测器装在哈雷彗星上,它同样也会沿着与哈雷彗星相同的轨道运行。

也就是说,只要人类愿意,随时都可以发射一颗与哈雷彗星的速度和运行轨道相同的“人造彗星”,哈雷彗星能去哪里,这颗“人造彗星”就能去哪里,根本就不需要等到2061年哈雷彗星再次归来的时候。那为什么人类不发射这样一颗“人造彗星”呢?原因就是这样做没有多大的价值。

哈雷彗星的远日点和近日点分别为35.1AU、0.586AU(注:“AU”为天文单位),最远也就能到达冥王星的公转轨道附近(注:冥王星的近日点约为30AU)。

哈雷彗星的轨道周期为76至79年,就算单程减半的话,它从近日点到远日点也需要30多年的时间,时间拉得太长了,相对而言,人类直接向太阳系外围发射的探测器所需要的时间就要短得多,比如说人类于2006年发射的“新地平线号”探测器,只花了大约9年半的时间就抵达了冥王星附近。

再说了,太阳系中的天体密度比想象中的要稀疏得多,很可能哈雷彗星在完成了一个公转周期之后,都不会靠近一个有探测价值的天体,也就是说,就算人类发射了一颗与哈雷彗星运行轨道相同的“人造彗星”,也大概率不会有什么有价值的收获。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人类将探测器装在哈雷彗星上,那这个探测器很可能也只能帮助人类更好地了解哈雷彗星本身,而在过去的日子里,人类已经通过各种观测方式(包括前文提到的抵达观测)对哈雷彗星已经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因此单独向哈雷彗星发射一个探测器,也没有太大的价值。

小结

综上所述,当2061年哈雷彗星再次归来时,人类是有能力将探测器装在哈雷彗星上的,但由于这样做并没有太大的价值,因此届时的人类很可能不会这样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