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选 > 正文

儒家与法家思想的异同(法家与儒家在根本上的区别)

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情节,各位都耳熟能详,这种情节也让咱们固化了秦始皇是一个残暴专制的统治者这样一个形象。而发生这种事件的本来原因,却是儒家与法家的思想之争。

儒家与法家思想的异同(法家与儒家在根本上的区别)

焚书定一尊

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曾经邀请各国有志之士汇聚咸阳。在一次宴会上,仆射周青臣,面腴秦始皇,吹捧他自上古不及陛下威德。博士淳于越对于周青臣的腴词,抨击了郡县制,提出了恢复分封制的主张。丞相李斯于是提出了焚书定一尊的建议:“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所不去者,医药卜筮种树之书。若欲有学法令,以吏为师。”不到30天时间,我国秦代曾经的古典文献,都化为灰烬。

坑儒事件

秦始皇在统一我国之后,他异想天开地要寻求长生不死药。方士侯生、卢生等人迎合其需要,答应为秦始皇找到这样的药。侯生、卢生自知弄不到长生不死药,不但逃之夭夭,并且诽谤秦始皇天性刚戾自用,暴力专制,秦始皇大怒,于是导致当时四百六十余名方士,儒士被坑杀,即坑儒事件。

秦始皇焚书坑儒

"焚书坑儒"的实质原来是统一思想的运动,而当时最重要两种办法思想潮流便是儒家和法家,秦朝初年,战国时期刚结束,百家依然在争鸣中,思想领域内极度混乱,而一个国家能在多大程度上统一,最主要的条件是能在多大程度上形成齐心协力的价值观。秦国从商鞅变法开始,法家长期以来是核心思想,才让秦国变得尤其强大,进而统一六国。因此在秦朝,法家依然是核心思想。但在此后全部的统治者,基础上都把儒家思想作为国家的核心思想。但实质却是"实法名儒",便是表面上是采用儒家观点,实际上却是法家的手段。皇帝用法家的方法统治天下,而用儒家的学说教化百姓。

提起儒家和法家思想,先从战国的士阶层说起。

战国士阶层

士是我国文化最有特色的一个方面,爱士,养士,礼贤下士,在我们国家古代文化中有非常多的以士为中心的词语,说明了士在古文化中的一个特别地位。

西周春秋之士是贵族最低等级,周代贵族等级分为:天子,诸侯,大夫,士。而战国之士已经进步为一个流动的社会阶层,变成游士。战国之士有两个来源,一是贵族之士渐渐没落,脱离贵族等级,变成游士。一是普通的我们民通过学习,而变成士。凡有一德一艺者皆可称士。

士阶层大致应该分为四类:一是学士,便是咱们探询的百家学者。二是策士,包含政治家,说客,纵横家,辩士等,例如张仪。三是,术士,包含许多种专业技能者,从事天文,地理,医药,风水等。结尾是食客,包含形形色色的人才,如侠客,武士,鸡鸣狗盗之徒。

士阶层活动

第一种是教学游历,例如孔子以诗书礼乐教,弟子数量超过三千人。

儒家与法家思想的异同(法家与儒家在根本上的区别)

第二种是养士,养士是战国时期上层社会竞相标榜的一种时髦风气。养士最多的是所谓战国"四君子",即赵国的平原君,齐国的孟尝君,魏国的信陵君,楚国的春申君。仅孟尝君就有门下食客三千人。这些门客应该为主人出谋划策,出生入死,著书立说等。

第三种是稷下学宫,稷下学宫是世界上第一所由官方举办、私家主持的特别形式的高等学府。位置在齐国国都临淄稷门周边。稷下学宫在其兴盛时期,汇集了天下贤士多达千人左右,这些学者们互相争辩、诘难、溶解吸收,变成真正体现战国"百家争鸣"的典型。荀子15岁在稷下学宫游学,曾三出三进于稷下,历时数十载,三次担任过学宫的"祭酒"(学宫之长)。

儒家与法家思想

儒家思想代表人物,孔子,孟子,荀子,重礼乐,主张仁爱,孟子在治国方面呼吁仁政,反对战争,“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体现了一种民本思想,这些都与当时的时期格格不入。

而法家思想的代表人物商鞅,韩非子,主张专制和官僚制度,是一套建立官僚帝国的理论。

儒家持历史退化论,而法家持历史进化论,什么意思呢,便是儒家认为古代制度是好的,主张君主效仿古人,学习尧舜禹。而《韩非子》“上古竞于道德,中世逐于智谋,现如今争于气力“,气力指国家暴力,体现了法家思想的历史进化论观点,应按照现如今的实际状态来制定政策,而不必效仿古人。

儒家与法家思想的异同(法家与儒家在根本上的区别)

儒家性善论,人性本善,主张仁爱治国,而法家思想持性恶论观点,“爸妈之于子也,产男则相贺,产女则杀。故爸妈之与子也,犹用算计之心以相待之,而况无父子之泽乎?出自《韩非子》,即便对待爸妈,生了男生庆贺,生了女生要杀掉,何况对他人呢,因此人性本恶啊。在法家学者眼里,礼乐、诗书、修善孝弟、诚信贞廉、仁义、非兵羞战为"六虱",可见法家与儒家思想的本来对立。

儒家思想认为应君子治国,贤人政治,而法家思想主张以文法吏治国,也便是依靠懂得法规,财务等方面知识的人来治理国家。

咱们应该看出,法家思想重视制定法规,建构国家行政体系,造官用人,进步经济,富国强兵。而儒家相对来说就逊色了,儒家重视伸缩道义,批评政治,有点感触是提出了问题,但却没有解决问题。

法家的最高目标是建立一个强大高效、经济可靠的国家机器,对内管理国民,对外应该争霸。而自由知识分子的政治批评却威胁君主权威,干扰法规贯彻。因此法家与儒家思想的对立,才是秦始皇焚书坑儒真正的导火索。

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此乃是我国士人的浩然正气,至大至刚,我在想,若是儒家学者不这么激烈的批评政治,也许历史就会改写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