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稿 > 正文

王阳明心学的主要思想核心(明朝王阳明简介)

最佳答案

王阳明(1472年10月31日-1529年1月9日)是生活在我国明代中期的一个思想家,活跃在明代正德皇帝和嘉靖皇帝两个皇帝当中,也便是明武宗和明世宗时期。他是浙江余姚人,今日的宁波余姚。王阳明学问很大,官当得也不小,当过两广总督,当过兵部尚书。最重要的是他身上有爵位,他是新建伯,便是伯爵,这在古代超难得。

王阳明心学的主要思想核心(明朝王阳明简介)

封官进爵那些事儿

我国古代的爵位粗略地分,便是公侯伯子男这五级。王阳明是伯爵,不要以为伯爵是第三等就以为这种爵位不高。由于爵位和功劳是相对应的,学问再大、名声再好,没有功劳都没用。我国历史上很知名的公案叫李广难封,李广是汉武帝时期的名将,“不教胡马度阴山”说的便是他。这么一位人,不过就由于他在世的时候,许多种凑巧的原因,便是没达到朝廷发布的封侯的硬杠杠,因此临到死也没有封到侯爵。唐代许多文人都替李广叫屈了,不过你真熟悉汉代历史的时候你会发现,李广一点儿都不冤,他便是没达到标准。

公侯伯子男总共五级,最高级的公爵那便是一块肉,吊出来给大家看看的,超难封得到,要封除非你有突出的渊源。

王阳明心学的主要思想核心(明朝王阳明简介)

例如说孔子后裔中嫡长子,往往一般封叫“衍圣公”,便是繁衍了圣人的血脉,此乃是强大的功劳;再例如说清代,你宝贝女儿当了皇后,封一个公爵叫“承恩公”,便是承接皇家的恩情,你生宝贝女儿当皇后,对江山社稷有功。

剩下的人想凭军功封公爵,太难太难了。更加是在清代,汉人很少,汉人封侯爵的都很少。据我所知,整个清代,文人靠军功封侯爵的,只有一个曾国藩。很多的人说不对吧?那个李鸿章不仍是肃毅侯吗?错了,那是他死了之后朝廷加封的。

那王阳明凭什么封了这么一个伯爵呢?由于有军功,他平定了宁王朱宸濠的叛乱,这种情节很繁琐,各位有兴趣随便买本书,都能看到超级精彩的表述。

当咱们谈论儒学,到底在谈论些什么

有一个叫法,叫我国历史总共两个半完人,一个孔子,那就没什么话说了;第二个,王阳明,完人;剩下半个,是曾国藩。

当然这种叫法是为了打压曾国藩的,但由此可知王阳明的地位从哪儿来,光说学问大,写了多少书,讲了多少学,没有用,后世的人看不懂。朱熹学问大不大?他如何没有王阳明今日的地位呢?由于他只是思想家。

若是你的思想能够用来你在现实世界当中建立功业,对咱们这代人说明着什么?成功学,便是你自己的内心变化应该直接兑换为现世的利益和功勋,能够建功立业,咱们当然想学了。

这也便是王阳明为什么现在在图书、影视市场上那么成功的一个原因,他是一个大IP。很多的人估计都想从中学到成功学。不过很惋惜,学不到,为啥?

由于王阳明的心学是儒学的一个分支,你要搞清楚了儒学是什么东西,你就不会想从他身上得到成功学了。这就又扯出一个比天还大的话题,啥叫儒学?

一个绵延了两千多年的思想传统,内部是持续地流变的,它缺乏一个稳定的内涵。因此,咱们要想从内部读那些儒家的经典,来探询什么是儒学,那基础是办不到,更加是咱们这些外行。

孔子之前就有儒家,孔子对它进行了大刀阔斧地改造,因此这自身就不一样。到了汉代,儒学和皇权又结合在一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汉代的儒学是一个独立的系统。汉代之后到魏晋南北朝,加上唐朝,儒学原来是一个衰落期,由于唐朝的皇帝认为我姓李,你看那个老子也姓李,因此唐朝的国教是道教,儒生在唐朝内部原来没有那么高的地位。儒学的复兴长期以来到宋代才开始,这便是宋明理学。到清末,由于科举制的废除,儒生缺乏上升之阶,因此到民国的时候又出现新儒家,直到今日另有人称之为我是儒家。

儒家内部自称是有一个道统在,不过本质上都不是一回事,因此从内部没法说清楚啥叫儒学。

那有没有办法三言两语咱们把儒学这种词说清楚?有办法。

研究儒学的第一个角度:皇权解毒剂

第一个办法,便是看一个思想它在和什么东西对话。

读思想史这种事比较难就由于很多的人认为思想史便是片言只句,那些篇章格言你读来读去读不懂,为啥?

由于你抽离了一个环境,这些话是对谁说的,是跟谁在对话,跟谁在吵架。这种东西一旦抽离,就有点像咱们看探戈舞,你立马把里面一个舞伴给PS掉了,剩下一个人,那姿势必然挺难看的,一点儿美感都没有。这便是思想史为什么难读的原因。

孔子跟谁在对话?礼崩乐坏,乱臣贼子,他要恢复一套礼法系统,来恢复当时社会的安定。

那孟子跟谁在对话?孔子讲仁和孝,那孟子就加了一个字——义,仁义。孟子动不动就跟梁惠王对个话,跟齐宣王对个话,孟子这一辈子,老头带着自己的学生到处找那些当权者对话。后来,儒生的对话对象就这么确定下来了,这些人长期以来是跟最高权力在对话。

咱们这一代人探询儒家往往有一个误解,认为这不便是封建统治的工具,是麻痹老百姓思想的工具吗?原来,儒学是不跟普通老百姓对话的,儒生是撸胳膊挽袖子,冲着最高权力去的。

因此在我国的整个政治思想格局内部,儒学是什么?是皇权的解毒剂。

我国的皇权到结尾被打造地极其强大,若是没有世世代代的儒生不计生死,文死谏,武死战地冲上去,掐住皇上的脖子,拉住皇上的袖子,说你不能干坏事,你得按咱们说的来,我国的皇权会尤其恶劣。当然到了民国之后,由于皇权不在了,因此儒家看起来一些奇怪。

研究儒学的第二个角度:君子人格

研究儒学的第二个角度,便是它最后发生的成果是什么?

这种方面有许多叫法。余秋雨的《君子之道》里有一个叫法,说我国文化的最后成果是什么?是那些艺术品吗?是这片江山吗?是所谓的咱们的穿着打扮吗?

都不是。是一种集体人格,这种人格便是儒家的最后业务,这种人格叫君子。那君子是啥呢?

儒学当中有一个词,叫孔颜乐处。便是说孔子和他的弟子颜回,这两个人为什么感触到很快乐呢?在《论语》上有这么一句典型的话,孔子表扬颜回,说颜回是“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什么意思?便是这家伙,你看破衣拉撒的,整天就弄个小瓢在陋巷内部待着,晒晒太阳,抓抓虱子,一点钱也没有。不过他过得还挺快乐,别人认为不堪其忧,不过他自己认为很快乐,这就叫孔颜乐处,孔颜乐处是一种君子人格的境界。

提起这,你或许有点明白我想说什么了。成功学跟儒家搭不上一毛钱的关系,由于儒家追求的本来就不是那个成功。孟子见梁惠王时,梁惠王问他:“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 老头,你不远千里而来,有什么好处?把兜里的东西掏出来。孟子说“王何必曰利”,不要跟我讲那些利益的东西,“仁义而已矣”。我这兜里就两样东西,一个是仁,一个是义,谁跟你讲利益?成功学在我这儿要不到的。

那孟子的学说内部有什么——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

你看,富贵、威武这些东西,它是儒家的对立面,你从儒家这根大树上想往上爬,找到如何发财、如何当官、如何成功,门儿也没有,他修习的是一种人格。

因此,孟子讲:“虽千万人吾往矣。”什么意思?大家都不一样意我,都迫害我,我再困顿、再穷苦,对不起,我要去。

儒家的妄念:不自觉的成功学

当然,话说回去,你说这儒学一点儿不能当成功学用呢,也不对,为啥?由于儒家自身有一个逻辑缺陷,这不是我在这儿信口雌黄,有许多书都在这么讲。什么缺陷呢?

便是它老想不自觉地把自己打扮为成功学,这种孽是它自己造的。

司马迁在《史记》内部写,舜帝了不起,他在哪儿要是耕田,各位都认为这种人道德太好了,被感动了,因此各位都出让田地;之后舜帝要在雷泽捕鱼,雷泽的人说这种人道德太好了,咱们家房子我不住了,让给你;大舜去做陶器,陶器都突出好,没有残次品,各位都不偷工减料。因此说,大舜在哪儿住,哪儿就能一年成聚,马上就形成一个村落;两年成邑,就变成一个城市;三年成都,就变成一个都城。

这段表述背后是什么东西?是儒家的一个妄念。便是只要一个人,我内心的品德突出好,我就能兑换成外界的利益,我就能成功,很多人都被我感动了。

不过咱们今日了解,这种逻辑是不成立的,你道德好,你就肯定能成功吗?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咱们了解此乃是鬼扯,不过儒家他偏偏要说这样的话。咱们就拿孟子来说,他见到梁惠王,梁惠王说,你有什么有利于我啊?我这好吃好喝地招待着,你说兜里只有仁义。那孟子接下去就得讲,你看,有仁义,是吧?老百姓都拥护你,那别的国君不仁义,那老百姓都不支持他,你跟他打仗,你就简单赢啊,对不对?你看,孟子自己讲,我只追求仁义;不过他在说服人的时候,又不得不掏出一套成功学来,此乃是儒家的内部的逻辑缺憾。

那咱们刚刚说了半天成功学不靠谱,不过也不肯定。你说是否仁义,一个人道德高尚,一个人有宗教情怀,他跟成功就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呢?也不肯定,这种话又得翻过来说。

原来成功一些时候就取决于信心,只要你突出相信一件事,之后按照这种方向做,没准儿就能做成。更加在今日这种商业社会,咱们都了解,一个人谈一套商业理论,鬼了解你对还是不对?你只要在逻辑上自洽,都或许对,关键是你如何做。

王阳明心学的主要思想核心(明朝王阳明简介)

你例如说我国现在大集团当中,有两个很有特色的集团,一个是腾讯,一个是阿里,那这两家集团内部的文化就不一样。

腾讯集团讲究的是挑战,Challenge。

便是马化腾贵为二马之一,他在集团内部原来没啥发言权,他表达一个意见,业务经理应该直接驳斥他,你说得不对,我这种说得对。因此在腾讯内部,貌似融融泄泄、和和气气,是一个很民主的氛围。

不过阿里就不一样.马云的阿里讲究一个词,叫Believe,便是你得信。

对啊,一个刚进来的员工,你跟我讲什么公司战略?战略那个东西都是事后总结出来的好运气,我说什么大伙儿都信,信仰这种价值观,信仰这种目标,玩命地往前冲,路是走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更不是想出来的。

我私下就听马云讲过这么一段话,说什么叫领导力?领导力便是你周围的人都盲目地相信这种主导人,这种创始人,这种团队、这种团队就会突出有力量。

因此创业这件事情,其他人说过这么一句话,说咱们不是判定了一个理论,之后去实践它;而是咱们先说出一个理论,之后用创业的整个过程证明我说的是对的。

人性的基础诉求:意义和规范

信心不仅是咱们通向成功的必由之路,它即使不成功,它应该让咱们内心充满了安定感和幸福感,此乃是咱们人这种物种最深的人性。

人是什么?人是一种具备超强的模式化实力的动物,便是一堆乱七八糟、世界万象,咱们就有本事给它抽象出容易的原则和规律,不管这种规律靠谱不靠谱,咱们肯定要赖以生存。

因此人性当中有两个基础的诉求,第一叫意义,第二叫规范,便是我为啥活?那为了这种目标,我如何活?这两个东西一有,幸福感油但是生。

很多的人批判宗教,这不对那也不对,什么神神鬼鬼,不过宗教原来是人性的反应,它便是提供了这两个必需品。修个来生吧,如何修?按我的一套宗教仪轨,你就应该修到来生。这种东西有就比没有强,再荒谬,也比一个人在漫无目的的人生当中独自行走要强得多。

儒学是什么?我就想表达两个观点。

第一,儒学本质上是追求一种人格成果,跟现世的功利没有什么关系,因此找儒学要成功学,问道于盲,你走错路了。

不过反过来说呢,若是你对一套理论抱有坚定的信心,真的走到了成功那一步,也没什么奇怪的。因此是否成功学,您自己看着办。

两条君子之道:向外求圣贤,向内求诸己

王阳明的心学到底在说什么呢?

咱们前面讲得清楚,心学再伟大,它仍是儒学的一个分支,它的目标和儒学是完全一致的,那便是当圣贤、做君子。那这种目标定下来之后,如何去达到呢?理论上就存在着两条路径。

第一条路径咱们很熟悉了,便是高考。我国古代的儒生也一样,想当圣贤,最初把圣贤书先读好,任何一个字句到底是啥意思,考据明白,像汉代的儒生主要便是干这种活;找人格榜样,孔子至圣先师,向他学,另有他手下的那些徒弟们;另外,便是盯住自己日常的一言一行,行动坐卧,用君子和圣贤的标准来需求自己,知错就改,那积累到肯定的时间,我可不便是个圣贤吗?

这条路径咱们是比较熟悉的,实际上咱们仍是这么长期以来成长过来的,这种路径的本质叫向外求。便是使用许多种各样咱们生命当中遇见的东西,持续地像雕刻刀一样雕刻自己,结尾达成那个人格目标。

另有第二条路径,便是向内求。

王阳明便是这么想的,孔子是圣贤,我不是吗?他是人,我仍是人,凭什么他是圣贤,我不是呢?区别就在于,我其实仍是个圣贤,不过我的心灵被许多种乌七八糟的东西给污染了,用佛家的话来说叫贪嗔痴慢疑。向内求,跟自个儿的心灵较劲,把这些污染物剥离开来,我此心就大放光明,我就仍是个圣贤,仍是个君子了嘛。

龙场悟道:此心俱足,不假外求

从龙场悟道开始,长期以来到五十多岁死去,王阳明全部的思想都是在这条路上,例如说知名的龙场悟道。当时王阳明是在贵州龙场这种驿站当站长。那个驿站穷得要死,不过那天晚上,面对满天星斗,他立马欣喜若狂,说我悟道了。

龙场悟道核心是啥?八个字——此心俱足,不假外求。

便是全部对于圣贤和君子的标准,我心里全有了,我不需要到外面去找,这便是那个历史上最知名的大喜过望的时刻。此后王阳明全部的学术,原来便是这条路径,只但是他提出不一样的观念和不一样的叫法,把理论雕刻得越来越精细。例如说,他后来提出来的知行合一、致良知,另有他临死前提出来的叫“阳明四句教”,本质上都一样。

四句教第一句,无善无恶心之体;第二句,有善有恶意之动;第三句,知善知恶是良知;第四句,为善去恶是格物。

这意思也很明白,我的此心是没有善恶的,此乃是心之体;不过一旦我跟世界接触,这种意念一动,马上就出现了善恶之分,好的念头和坏的念头都开始有了。不过我心里有一把刀,这种刀叫良知,对吧?我用这种良知去判明这些善恶,之后便是格物致知了,结尾为善去恶,让自己变成一个道德上的完人,一个圣贤,一个君子,便是这么回事。

你说心学就这么容易?对呀,就这么容易,不过你可千万不能小看它。

王阳明心学:一次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

王阳明的心学是我国历史上一次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

我这么用词一点儿都没过分,由于你对比西方马上就明白了,西方思想史上最知名的解放运动是啥?宗教改革,宗教改革不是让你不信上帝,而是换一个方法信。

1517年,马丁·路德就提出来,咱们大家都应该通过阅读《圣经》,直接和上帝沟通,由于此乃是纯粹的精神性的信仰活动,我不需要通过教皇或是罗马教廷这种中介。教皇在拉丁文里叫Papa,便是爸爸的意思,我信个啥还用爸爸来指点我、规定我吗?大家搞出那么多繁琐的宗教仪轨,收那么重的宗教税,还卖什么赎罪券;并且罗马教廷的一帮人,大家的私生活咱们都看在眼里,一塌糊涂,遍地都是私生子,大家这些人还给咱们在上帝当中当中介,还是我自个儿来吧。因此你看,这仍是一个从向外求转向向内求的过程。

王阳明当时遇见的状态几乎是一模一样。在王阳明全部的情节当中,有一个很知名的,便是他年轻人时期读书,老师就问他,你为什么读圣贤书啊?王阳明说,当圣贤啊。老师说你疯了吧你,读书是为了当官,是为了出仕,像跟你爸一样,去中状元。

你看,读儒家经典自身便是培养人格,不过由于在向外求的过程当中持续地变异,持续地畸形化,变成了一个功利色彩的东西。一个小孩说我读圣贤书,当圣贤,当时的人没法了解,连他亲爹都不了解,你看,此乃是不是出了问题?因此要转向向内求。

向内求为什么是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

由于它让人人看到希望,人人都变得平等。要不然按照大家原来的那套仪轨,其他人走得远,其他人走得近,你便是君子,我便是愚痴,对吧?这人就不平等。不过一旦承认人人心里都具有圣贤,各位都平等了。因此王阳明的心学有一个基础,便是当你相信满大街你看见的都是圣贤的时候,你就登堂入室了,应该修习心学了。

心学的两大渊源:佛学和孟子

当然,这种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也不是王阳明自己提出来的,他原来也有渊源,最重要的渊源是两个。

第一个是佛学,佛学作为一个理论体系,和儒家完全不是一回事,不过它作为思想方法,和心学是相通的。佛教也承认,任何一个人,包含任何一个众生,包含任何一个虫子,它都是佛性俱足,你自己便是佛,只但是由于许多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污染,把这种佛性给遮掩了而已,因此你终身的目标便是修持,把这些东西给扒拉开,之后见性成佛。

佛性在哪儿?在自己的内心。上哪儿见性?往自己心里瞧。

因此你看,在全部的宗教体系当中,佛教是最突出的,释迦牟尼是教主不假,但他不是神,他只是咱们的老师,咱们向他学的目标是啥?是变成他,学佛是为了成佛,这种在很多宗教当中都没有。你信仰上帝,莫不成你还得自己当上帝不成?那不是疯了吗。因此你看,佛学是心学的思想源泉。

原来另有一个渊源,那便是孟子。孔子一天到晚讲,你大概这么做,大概那么做,都是在修正别人。不过孟子发明了一个学说,说我讲的这一套,什么仁义礼智信,都是你心里自个儿一些,你自己回家渐渐修。

因此,孟子吾善养吾浩然之气,我养胸中的这团气就应该了。孟子有一段名言,叫恻隐之心人皆有之,这叫仁;羞恶之心人皆有之,这叫义;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此乃是礼;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此乃是智。咱们儒家所着重说明一下的仁义礼智,都是你自己心里一些东西,例如说咱们主张孝,你从小被你爸妈养活大,你跟爸妈不亲近?你不感爸妈的恩?这就叫孝,把它养大,你便是圣贤嘛,此乃是孟子的学说。

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当然,你说心学有啥问题呢?有问题,便是它没了标准。

你的心和我的心它不一样,咱们俩没法互相质疑、互相否定。因此王阳明临死的时候,弟子就问他,老师,有什么话要留下来吗?他说,此心光明,亦复何言。我的心是光明的,我啥也不用说。那你是否个圣贤,外面如何看得见呢?这便是一个问题。

王阳明死了之后,他的弟子都是听过他讲学的人,马上就分裂,叫四门七派,分成一大堆派别,吵得一塌糊涂,到底哪个代表根正苗红的心学呢?谁都不了解。

为了说明这一点,咱们再讲两个小情节。

此乃是北宋两个大的理学家的情节,兄弟俩,哥哥叫程颢,弟弟叫程颐,这两个人学问都很大,名声都很好。有一天其他人请这些人兄弟俩吃饭,饭间就找来一些舞女陪这些人俩。程颐那道学先生,表示这不能要,程颢无所谓,一把搂过来,或许摩挲摩挲,搂搂抱抱。回家之后程颐就气得要死,你不是要当圣贤吗?哥,你如何能对女色这副嘴脸呢?程颢说,你说什么呢?说昨天那个女士是吧?当时来了,逢场作戏,应对一下,之后就放下了,我心里没有那个女色,你看,从昨天到今日,那个女士长期以来装在你心里,你自己没放下。程颐认为,确实我的修行不及我哥哥,此乃是一件事。

另有一件事,程颐,便是前面讲的那个老古板的先生,后来当了皇上的老师,皇上那个时候岁数比较小,春天就到御花园里去玩,你看那个柳条开始发芽了,皇上认为很好,满园春色,就折了一根柳条。程颐说这如何应该?你身为一个君主,是要当圣君的,你看,春天万物生机勃发,你作为一个圣君,如何能够摧折生气呢?折这种柳条,这种不大概,脸拉得老长。那皇帝当然就不高兴,一个小孩嘛,玩一玩,折一根柳条,你至于发那么大的火吗?之后一生气,把柳条一扔,就回宫里了。后来很多的人都批评这种程颐,说你实在是对皇帝太苛刻了,哪有这么教人的呢?不喜爱大家儒家的老先生,便是由于大家这样的人。

你看,这两个情节说完之后,我不了解你咂摸出一点什么,若是一个人他要当圣贤,按照程颐的这种当法,实在是有点不近人情;不过好执行,便是日常我对女色拒之千里,我对全部不符合圣贤的作为,我防微杜渐,这种人他就算是伪君子,他坏也坏不到哪儿去。

不过按照程颢的那个方法呢,确实你境界很高,说放下就能放下,心底一片洁净,不过我如何了解呢?你日常又近女色,作为也不是很检点,我从什么标准来判断你是呢?这便是心学的问题。

心学对咱们这代人有什么用?

道德很好,但单一的道德目标很可怕

恕我直言,紧接着的这段话或许不大中听,也不见得符合政治正确。

你要想运用心学,先得干一件事,便是把心学的精神内核给阉割掉,说白了,便是心学和儒家追逐的圣贤君子的道德目标,你得先放到一边。

我这儿不是说道德不好,道德很好,咱们大家心里都具有,孟子和王阳明讲的很清楚,人人心里都是圣贤,因此这没什么了不起。关键是,在现代社会的转型下,道德这两个字的处境它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咱们分两点来看。

最初,在现代社会,道德它便是做人的一个底线,它不再是一个追逐的目标,为啥?由于现代社会是一个陌生人大规模协作的社会,你只要足够聪明、明智、有眼光,你就会变成一个有道德的人,你靠谱,你对人好,你自律,这样的人在协作当中,是让人放心的,别人更愿意跟你协作,你在协作当中收获的利益就更大。

因此只要聪明,你就会变成一个有道德的人,之后增进自己的道德,表演自己的道德,这没什么了不起。现代人要是在道德上出现问题,说白了,便是蠢,你明明应该靠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去获取利益,你为什么去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呢?此乃是智力上的缺陷,不是道德上的缺陷,此乃是一点。

另有一点,现代社会是一个多元社会,许多种价值观齐头并进,超难说哪个比较好、哪个不好。若是这种时候你抱有一种坚定的信念,说我就追逐某一个道德目标,你很或许会变成一头怪兽,你信不信呢?

钱钟书先生讲过这么一段话,说上帝要想惩罚人类,大概是几个方法,一场饥荒、一场瘟疫,或者一场战争,但另有一个方法,便是在人间降临一个道德家,若是这种人的道德目标往往一般人做不到,并且他另有强大的煽动力的话,这种人很危险,是人类的灾难。

大概一百多年前,清末四大谴责小说,有一本叫《老残游记》,它的作者叫刘鹗,刘鹗在这本书里提出来一个东西,叫“清官之恶”。

咱们过去都以为,赃官和贪官才是恶人,刘鹗说不对,清官他照样恶,并且没准儿更恶。由于赃官他干的那个事,他了解不道德,他害怕光明正大地干,还搂着点儿。不过一个清官呢,他认为我有道德追求,我干这种事又不是为自己,因此他干起坏事来完全没有底线。

英国哲学家罗素讲过这么一段话,说我从来害怕说为我的理想献身。为啥?由于我没有把握它是对的。

在这种现代社会,追逐单一的道德目标超级可怕。

知行合一的真谛:良知和认知升级进化

那好,咱们把心学这种灵魂和核心给阉割掉了,那剩下来是啥呢?一个超级重要的思想方法论。

在互联网时期的前方,心学将是一种显学,它会大放异彩,这指的不是道德这一个边面,而是它由外向内,追逐自己提高的这种思想方法。

例如说王阳明思想当中有一个很重要的观念,叫知行合一,请问这四个字它到底是什么意思?很多的人做浅表的了解,说既然认知到了,就大概能做到,你了解抽烟有害健康,就大概戒烟嘛;了解好好学习有未来,放了学赶紧回去做作业,这叫知行合一。这种了解也不能说错,不过确实太浅了。

更深一层的了解呢?知行合一这四个字,它全部的着眼点和立足点都是咱们的自身,是咱们的这颗心,这便是心学的道理。

最初,你要提高自己的认知,来驱动更正确的作为。例如说投资,行很容易,签个字那钱就花出去了;不过你了解什么项目能投资,将来能涨,这种知是极难提高的,这叫以更高的知来驱动正确的行。

反过来呢,全部的行的目的,都是要提高自己的知。提高知这件事情,原来突出突出难,你别认为一句话,我看到了,点赞,说得不错,这就叫知;一个格言我能背下来,这就叫知;一番道理我能讲出来,我能写纸上,这就叫知。原来不对。

有一个知名的段子是这么说的,父亲问孩子,来,说说将来的志向;孩子说,我长大了要追逐钱财和美女。父亲“啪”一个嘴巴就打上去,要孩子从头说。孩子只好哭丧着个脸说,将来长大了我要追逐事业和恋爱,父亲伸了大拇指。你看,这玩意儿在形上是一回事,不过在父亲的脑子里,分裂成两个认知,他认为一个对,一个错,自己便是个糊涂蛋。

那为什么从知到行,当中有这么宽的一道沟呢?由于行是面对最详细的选择的,选择关头极难极难。

举一个例子,2016年中秋节前夕,阿里巴巴有几个程序员,是负责安全事务的,这些人居然做了一个小程序,在集团的网页上抢月饼,当然抢到的只是购物挑选月饼的那个资格,将来还是要花钱买的。

就这么一个小事,后来被发现出来之后,集团居然把他给开除此之外。网络上面就吵得一塌糊涂,一叫人说,程序员干这样的事超级的聪明嘛,用技术来获得优势,此乃是黑客精神,多好。另有一派认知就认为,这样的管安全的程序员投机取巧,耍小聪明,这件事情万万不能纵容,肯定要开除。

你看,两个认知貌似都具有它的道理基础,好,这种难题放到阿里巴巴集团高管的面前,他如何选择呢?这背后才考较你集团的价值观和真正的认知,平常那些道理吵来吵去是没有用的。

回到问题的核心,为什么知行合一对咱们这代人来说突出难?

刚刚咱们讲,从知到行当中有条沟,叫选择。咱们这代人便是选择太多了,原来选择少的时候,你的那个认知分裂还不大简单看得出来,现在分分钟就面对非常多的选择,看起来是好事,不过它在撕裂咱们的认知,任何一个选择背后都具有道理,哪个认知貌似都是对的。不过一旦面对选择的时候,它们就开始打群架。

咱们这代人面对的时期,原来是一个总进程当中的一段,这种总进程是什么?一百多年前,马克思就把话已经讲明白了——

一切坚固的东西都在烟消云散,一切神圣的东西都将被亵渎。

原来选择少的时候,咱们还应该靠着什么血缘关系,什么社会层级,这些确定的东西摸着往前走;不过当一切都要烟消云散的时候,除此之外自己这颗心,自己的良知,自己的认知升级进化,咱们另有什么能靠得住的呢?这便是王阳明的心学对咱们这代人提出的重大命题。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