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稿 > 正文

为什么要反垄断(反垄断在我国的实际意义)

最佳答案

美团被罚 34 亿并限期三年整改。本轮反垄断周期的焦点重回我国。

10 月 8 日港股收盘约半小时后,我国市场监管总局宣告美团违反《反垄断法》的有关规定,对其罚款 34.4 亿元、令其退还卖家约 12.9 亿元独家同盟保证金,并需求其根据总局发出的《行政辅导书》在三年内完善平台治理。

美团领到的罚单相当于 2020 年营收的 3%。这种比例低于市场预期。今年 4 月阿里巴巴被罚了年营收的 4%。处罚消息官宣后,美团第一时间表示 “诚恳支持,坚决落实”,并称将按照《行政处罚决定书》和《行政辅导书》全面深入自查整改,杜绝 “二选一”。饿了么也随后发布公告称将以此为鉴。

为什么要反垄断(反垄断在我国的实际意义)

处罚书提到的 “独家保证金” 便是美团推动外卖 “二选一” 的手段之一。一位美团人士叮嘱《晚点 LatePost》,独家保证金是指卖家把一笔保证金先交给美团,若是后续没有签约很多外卖平台,这笔钱会退回,“现在大概都退了。” 该名人士表示。

回顾世界一百多年来的反垄断实践,罚款是最常见的处罚措施,仍是公认的轻型处罚,多数状态下不会对被罚公司造成实质波及,最多是扰动当前记账周期的现金流和利益。

以美团为例,今年上半年结束时它应该随意支配的财产高达 713 亿元,另外另有应该快速变现的 511 亿元短期投资。即便去年受疫情和开展新业务的拖累,美团现金流的健康程度受到了波及,但年终还是实现了约 84.7 亿元的正经营现金流。

但是市场长期以来担忧的是罚款只是开始,后续或许伴随着更为剧烈的手段,因此持续抛售中概股股票。阿里巴巴、腾讯、美团等集团市值相比年初的高点缩水了近百分之五十,直到近来一个多月才有不一样程度的反弹。

在这期间,美团受到了不一样部门对于劳动保障、花钱者守护、卖家权益保护、算法透视多维度的监督和行政辅导。例如市场监管总局曾在 7 月联动七部委明白且确定指出平台和第三方为建立劳动关系的外卖骑手参加社会保险。

外卖平台是典型的双边市场,卖家越多的平台对用户的吸引力越大(选择多),用户越多的平台也能吸引大量的超级卖家入驻。在这样的市场,“二选一” 切断供给,是平台竞争中最直接、仍是最有力的防御手段。而锁定了流量未来,占优势的平台又能调动最多的外卖配送员,进一步加强了平台对用户和卖家的粘性。

前述的修改和监管方向都或许动摇美团的超额收获,因此资本市场对它的分歧仍是愈发惨重。今年许多时候,美团能涨得比腾讯更高,但跌得时候也一样跌得更深。

去年 “双十一” 前夕,市场监管总局发布新的反垄断指南草案,为互联网平台公司 “量身定做” 了一套监管框架和制度。草案发布的两天内,阿里、腾讯和美团的市值少了 1.6 万亿元。之后我国对待打击互联网领域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态度已经明白且确定,处罚力度渐渐清晰、措施也日渐丰盛。

今年 9 月,工信部在一场行政辅导会上需求各平台限期内按肯定的标准解除对外部链接的屏蔽。很快,腾讯、字节、阿里等巨头开始允许分别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在自己的领地内 “留痕”。

“反垄断强度的提高往往与贫富分化及劳动力失衡相伴生。” 中泰证券分析师徐驰在今年年初的一份报告中说。

他回顾了百年反垄断进程,认为随着行业或者经济周期进入末端、增量蛋糕近乎枯竭,中小公司通常举步维艰、劳动力市场失衡。再叠加贫富分化加剧的波及,使得行政部门更有动力对受宏观环境波及较少的数字经济巨头着重说明一下大政府和强监管,以期均衡公平和效率。

政策意图和实践后果是否 “背离” 还需要研究,但应该确定的是反垄断周期渐行渐近。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