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正文

学姐查宿舍 女生被体罚致残疾(体罚学生的案例以及照片)

因发生在学院和高校的一次“体罚”,14岁的四川泸州合江县女生彤彤(化名)遭遇了人生的“至暗时刻”。

据彤彤自述及同学证言,2020年6月10日晚,合江县先市中学(该校现在与先市职业高中合办)校生活老师和学生会学姐查寝时发现彤彤床上有一包零食。学姐罚彤彤深蹲150次,生活老师站在一旁未予制止。这次“惩罚”造成彤彤左踝关节损伤,经过多次治疗无法根治,先后被鉴定为“九级伤残”“十级伤残”。

学姐查宿舍 女生被体罚致残疾(体罚学生的案例以及照片)

被罚致伤已有365天多,彤彤仍需拄着拐杖出行。

“脚很疼,走路需要用拐杖。”2021年9月17日,彤彤叮嘱记者,由于治疗耽误了课程,自己留了级,现在正读初三。另外,医疗证显然示,彤彤被确诊为“抑郁状态”。其母亲周女士叮嘱记者,宝贝女儿曾有过自残作为。

周女士称,多位专业医生表示,彤彤的身躯损伤“不可逆转”,后期只能通过康复训练加以缓和,而这需要非常多费用。事发后近365天来,除此之外前期治疗过程中10万余元的费用由合江县先市中学额垫付外,对于后续治疗、康复费用,双方在经过当地教育部门的多次协调下,至今尚未达成一致。

记者重视到,8月13日,合江县教体局曾通过网络途径对此事进行回应,“需求学院和高校积极与家长沟通交流,充分考虑孩子伤情和家庭实际,在合情、合理、合法的框架下,争取双方协商解决”。9月17日,记者联系先市中学院和高校长徐均科采访,他在电话中拒肯定彤彤受伤状态进行回应。9月26日,周女士叮嘱记者,校方提出了新的赔偿方案,但她尚未支持。

一次查寝引发的“体罚”

2021年9月17日,记者在合江县先市中学院和高校门口见到彤彤时,她穿着校服,拄着一根拐杖,每走一步都显得吃力。和人谈话时,神情呆滞,眼睛总望着别处。

彤彤回忆,去年6月10日晚上10点之后,自己回到寝室准备休息,遇见生活老师和“楼长”(仍是学生会干部)查寝,主要检查是否有学生未经允许携带零食到宿舍。彤彤称,“楼长”是高自己一级的学姐,“她在我的床上发现了一包零食,直接问我承认不承认”。彤彤当即说明,“这不是我的零食,不了解是谁放到我的床上了。”但这一说明并没有获得认可。随即,“楼长”在生活老师在场的状态下,罚她做300个深蹲,并且写一份千字检讨。

“我的脚踝当年4月份就受过伤,当时几乎康复了,我怕剧烈运动后再受伤,就跟楼长和生活老师说,能不能不做。”彤彤称,这一请求被对方“否决”,只是将300个深蹲改成了150个。与彤彤同寝的学生证实,零食是很多同学害怕被查扔到彤彤床上的,彤彤曾向前来检查的楼长说明,但楼长不信。

一样因携带零食进入寝室被体罚的一名学生称,由于在寝室里被发现携带零食,自己和彤彤等8个同学被需求到一楼坝子里支持体罚,“我被罚了300个深蹲运动,彤彤做了150个,我还另外做了10圈鸭子步。”该学生提及,生活老师坐在门口监督,没有制止。

彤彤做完150个深蹲后,脚部出现刺痛。彼时她未声张,直至6月12日周五回家,周女士发现宝贝女儿走路一瘸一拐,脚部另有一个肿包,追问之下,彤彤才告知她在学院和高校的遭遇。周女士当即和班主任沟通,对方叮嘱她,自己也不了解这件事。

2020年6月15日,先市中学将彤彤带到县里一所骨科医院进行检查,检查后校方告知周女士,彤彤的伤是软团队伤,并无大碍。但到了6月17日,彤彤脚关节处再一次感到无力并痛楚,周女士随即赶到学院和高校接走了宝贝女儿,校方也给垫付了2000元给周女士供治疗操作。

伤后走路需要借助拐杖

此后,周女士带着宝贝女儿辗转泸州、成都、重庆等地医院进行治疗。西南医科大学附属中医医院的住院病历显示,2020年6月19日,因“扭伤致左踝痛楚肿胀伴活动受限1天”,彤彤入院治疗。医院初步诊断彤彤为“左踝关节扭伤” ,经治疗出院时诊断为“左踝扭伤和劳损”。

而后在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彤彤病情被诊断为:“左外踝骨折、左外边踝骨慢性不稳、左外边副韧带损伤、左跟骰关节撕脱骨折。”2020年7月1日,她在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进行了脚关节手术,但因撕脱的骨折块过小,无法用钢钉复位,只能将破碎的骨块取出。

彤彤称,在手术后,自己的脚部痛楚并未得到显然缓和,“天黑的晚上也睡不着觉”。为了照顾宝贝女儿,作为单亲妈妈的周女士辞掉了工作,带着彤彤辗转多地继续支持治疗,但多位专业医生均表示,彤彤的伤已经是不可逆转的身躯损伤,行动受限的结果无法蜕变,后期只能通过康复训练加以缓和。

去年,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曾作出医疗证明,彤彤在事发后处于“抑郁状态”,医生建议保持治疗、避免精神激动,防止意外。“她现在什么都不跟我说。”周女士称,宝贝女儿将自己封闭起来,脾气也变得易怒、暴躁,今年另有过自残作为。

学姐查宿舍 女生被体罚致残疾(体罚学生的案例以及照片)

涉事学院和高校大门

赔偿方案尚未达成一致

据周女士称,彤彤入院治疗以来,学院和高校通过直接转账到医院及微信转账给她等方法,承担了10万余元的费用。但对待后续赔偿等问题,她和学院和高校当中长期以来没有达成协议。周女士称,宝贝女儿脚踝现在痛楚难忍,未来还涉及到康复治疗,其心理健康问题也让人担忧,“带她去看过心理医生,一些作用,但300元一次,太贵了。”

2020年10月,四川泸州科正司法鉴定中心对彤彤受伤状态认定为“关节功能丧失80%”,评定为“九级伤残”。这说明着,彤彤终身行动受限,也许一生都要借助拐杖出行。

2021年3月,周女士起诉了先市中学,合江县法院随后委托四川博宇司法鉴定所再一次就彤彤的致残程度和后续治疗费进行鉴定,5月,司法鉴定报告出炉,显示彤彤的关节功能丧失程度为50%综上所述,伤残程度为十级,“无一定发生的后续治疗费用。”

周女士称,这份报告让自己失去了信心,随后撤回了起诉,转而需求合江县教育部门介入协调处理。

2021年8月12日,周女士通过四川省网络问政平台“麻辣社区”反映了宝贝女儿在学院和高校被体罚致残一事。次日,泸州市合江县教育和体育局通过平台回复,证实了彤彤在学院和高校遭受体罚受伤的基础事实。

合江县教体局在回复中表示,彤彤在2020年6月10日晚受伤后,学院和高校始终把学生的伤情医治放在首位,先后将其送往了合江县张氏骨科医院、四川华西医院、重庆新桥医院等检查和治疗,前期治疗过程中的全部医疗费用10万余元已由学院和高校全额垫付。在学生住院治疗期间,学院和高校按300元/天的标准支付其家属护理、生活、营养等费用,有关费用已在每一个阶段治疗完毕后足额支付。

“为充分保障学生和家长权益,学院和高校、县教育体育局等与家长多次协商,未达成一致意见。”合江县教体局表示,该局需求学院和高校积极与家长沟通交流,充分考虑孩子伤情和家庭实际,在合情、合理、合法的框架下,争取双方协商解决。同一时间也建议家长通过司法程序,厘清学院和高校责任,运用法规手段保护自身正当权益。

9月17日,就彤彤受伤致残赔偿一事,记者联系先市中学院和高校长徐均科采访,对方未予回应。9月26日,周女士叮嘱记者,校方提出了新的赔偿方案,但她依然没有支持,“未来这种(治疗、康复)费用谁也说不准是多少,希望学院和高校能够负责,终究孩子还小,她这辈子还很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