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稿 > 正文

三国演义张昭的事迹(三国张昭简介)

张昭字子布,徐州彭城人。年少时好学跟随白侯子安学习《左氏春秋》,更加擅长隶书。张昭博览群书和同州琅琊人赵昱、东海人王朗交好且都是当时的名士。

张昭二十岁被推举为孝廉,没有就任。后来徐州刺史陶谦又推举张昭为茂才,张昭还是拒绝应征。陶谦认为张昭轻视自己,于是把他拘禁起来。后来靠着赵昱的全力营救,才幸免于难。

三国演义张昭的事迹(三国张昭简介)

东吴仲父,张昭

河西君以为:陶谦死后张昭为他做哀辞多是溢美痛惜的语句。于是张昭之因此不应陶谦之征,并不是轻视陶谦。

灵帝时期民间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

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高第良将怯如鸡。

汉末名士为表明自己不与往往一般的州郡士人同流合污,故多半在官府征召时选择隐居不出。

张昭的好友赵昱仍是徐州名士,《后汉书》说他为人忠直,州郡仍是屡次征召不应。结尾在陶谦的逼迫之下才勉强出仕。

当时天下大乱,徐州的士人许多都选择前往扬州避难,张昭等人也都南渡江东。孙策起兵创业后,任命张昭为长史、抚军中郎将。带着他在后堂拜见自己的母亲,以同辈的礼仪对待他,并把江东文武大事所有委托给张昭处理。

张昭时常收到北方士大夫的书信,信内部都在称赞他平定治理江东的功劳。张昭想把书信按下不表,不过担忧孙策认为自己有私心。把他公之于众又认为事有不妥。进退两难当中心里超级不安。

孙策听闻了这件事,笑着说:“过去管仲作齐国的宰相,齐桓公是当世霸主,还一口一个仲父的叫个不停。现在子布贤能能为我所用,他的功劳不便是我的功劳吗?”

河西君以为:侍奉明主既然了解自己没有私心,那么为人出谋划策尽或许的做到忠、恕二个字就好了。若是书信的内容务必要让主君了解的,那即便事有不妥也要发布出来。若是书信的内容无关紧要,又认为会让主君难堪那就不要发布,又有什么可担忧的呢?

张昭作为当世名儒在这件事的处理上河西君以为大有不妥。反而是孙策度量弘远,有英雄的之气,御下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触。

孙策临终前,把弟弟孙权托孤给张昭,对他说:“若是仲谋不能担此大任,您就取而代之。我死之后若是江东内部发生变故而不能平定,您就带领着淮西老部渐渐返回故地,不用有什么顾虑。”

河西君以为:对于孙策托孤,历来都具有议论。一说孙策是让张昭在战事不利的状态下,投降曹操,而非笔者这里所说的带领部众回到淮西故地。不过仔细考察,孙策死于建安五年五月,而北方的官渡之战要到当年的十月才结束。

另外孙策之死的起因是许贡串通曹操反对自己而被诛杀。后来许贡的门客为主报仇刺杀了孙策。于是孙策和曹操当中应该说仍是有仇怨的。要说孙策让张昭投降曹操显得一些牵强了。

实际状态则或许是当时孙策从江西带来的勋老和江东本地士族当中存在激烈的矛盾,孙策担忧自己死后,会遭到江东士族的反噬。于是提早让张昭做一些准备,保全孙氏宗族。

张昭于是率领群臣迎立并辅佐孙权。孙权由于兄长亡故超级悲伤,于是没有及时处理政事。张昭对孙权说:“作为君主的继承人,最重要的是能够担负起先君的事业,并且把它发扬光大,以此成就功勋伟业。现在天下大乱,漫山遍野都是盗贼,您如何只顾着寝卧哀痛,像往往一般的老百姓一样放任自己的私情呢?”

于是亲身扶孙权上马,并带领士兵出行,自此之后人心才安定下来。张昭也仍老担任孙权的长史,职权和过去一样。孙权喜爱在野外打猎,时常骑马用弓箭射老虎。老虎甚至曾经跑到孙权的面前扒住了他的马鞍。

张昭不高兴地对孙权说:“将军如何能这样做?作为君主,比的是怎么驾驭英雄,驱使天下的贤才为他所用。难道比的是在田野中追逐野兽,与野兽较量勇力吗?若是一旦有失,您不怕被天下人耻笑吗?”孙权向张昭认错说道:“我年纪小考虑事情不周到,一些愧对您。”

魏黄初二年,文帝曹丕派遣使者邢贞封孙权为吴王。邢贞进入宫门之后,不下车。张昭对邢贞说:“没其他人敢不尊敬礼节,于是法令也没有不实行的。但是你怎敢这样妄自尊大,难道是以为江东兵力薄弱,没有方寸的刀刃应该杀你吗?”

邢贞听到后赶紧下车。孙权于是封张昭为绥远将军,封由拳侯(由拳在今日的浙江嘉兴)。孙权在武昌登上钓台,喝得酩酊大醉,让人用水泼洒群臣说道:“今日各位开怀畅饮,务必醉倒在钓台内部才能结束!。”

张昭不说话,便自顾自地到外面的马车里坐着。孙权叫人去喊张昭回去。对他说:“今日各位一同作乐,您发什么怒呀?”张昭对答说:“过去纣王作酒池肉林彻夜痛饮,当时也说是作乐,没人认为有什么不好的。”孙权听了后默然不语,面有愧色于是下令停止宴饮。

河西君以为:周瑜的传记内部说孙权方才掌权的时候,群臣是比较轻视孙权的。当时大臣对孙权的礼仪也比较简慢。是周瑜最初开始对孙权行君臣礼,之后孙权才渐渐开始掌控江东大权。

张昭作为托孤重臣,又有“君便自取”这样重量级的遗言加持。于是对孙权较为强势和倨傲的态度也就比较好了解了。吴人呼张昭为仲父我认为超级贴切,对孙权张昭长期以来是像父亲训诫孩子往往一般。即就是到后期张昭只是作为江东的人望存在手上没有实权但依老是如此。

三国演义张昭的事迹(三国张昭简介)

当初孙权准备设置丞相,各位都认为非张昭莫属。孙权说:“现如今国家正值多事之秋,丞相的职责超级重要,不能于是就突出优待他啊。”后来孙邵死了之后,百官又举荐张昭为丞相。孙权说:“我难道是对子布有所偏爱吗?担任丞相要办理的公务超级烦杂,而子布这种人性情刚直,不听人言,到时候朝中怨言四起,这对国家来说不是好事。”于是启用了顾雍。

孙权登基称帝之后,大会百官把功劳归于周瑜。张昭刚举起笏板想要褒奖周瑜的功劳和德行,还没来得及说话。孙权就抢先说道:“若是当时听了张公的计策,现在朕早已寄人篱下看别人的眼色乞食为生了。”

张昭超级羞愧,趴在地上汗流浃背。后来便以年老多病为由,上疏请求辞去自己的官位和手中的职权。孙权于是封张昭为辅吴将军,地点在三公之后,又改封他为娄侯,食邑万户。张昭在家里闲来无事为《春秋左氏》及《论语》做了注解。

河西君以为:“孙权不用张昭为丞相,表面上看是张昭性情过于刚烈,又在赤壁之战时主降因此被孙权记恨。实际上孙权在称帝时四十七岁,正值壮年,政治实力仍是在巅峰时期。对待丞相一职的考量,实际上主要出于下面两方面的因素:

张昭属于兄长孙策时期的老臣,表面上还是会受到尊重,不过肯定不会受到重用。孙策过去一贯采取的是打压本土士族,扶植跟随自己东渡的淮西勋贵集团。而到了孙权称帝时已经蜕变了这一策略,转而和江东本地士族持同盟态度。而顾雍就出身于江东四各位族之一的吴郡顾氏。

当时除此之外顾雍,出身吴地本土家族大族的陆逊担任上大将军驻扎在武昌辅佐太子孙登,孙权时期才出仕的徐州系琅琊人诸葛瑾和淮阴人步陟分别身居要职。明显这样的安排是孙权深思熟虑过的。

而张昭即便素有江东人望,也只能排在这些人之后。

孙权曾经问严畯:“还记得小的时候背过的书吗?”严畯于是就背了《孝经》里的“仲尼居”。张昭说:“严畯见识简陋,臣请求为陛下背诵一篇。”于是背诵了“君子之事上。”,各位都认为张昭背诵的文章更合时宜。

河西君以为:《仲尼居》主要讲的是孔子教导曾子为人最本来的修行是要有孝心,之后才能对国家尽忠,之后才能成就功业。这篇大量是说给天下士人听的。而张昭所背的《君子之事上》讲的则是作为人臣大概诚实,尽责,不欺。以此来看张昭确实技高一筹。

张昭屡屡朝会,都言辞慷慨、正义凛然。曾经由于直言进谏忤逆了孙权的旨意,孙权便不让他再上朝觐见。后来蜀国使者出使吴国,称颂蜀国的德行远大。朝中竟无一人能够和蜀国使臣辩驳。孙权感叹说:“假使张公在坐,定会让蜀使垂头丧气,又如何能在这儿夸夸其谈呢?”第二天,就派遣使者去慰问张昭,并趁此机遇召见他。

张昭避席向孙权道歉,孙权则跪着制止张昭。张昭坐定之后,仰拜孙权说:“过去太后和桓王不把老臣交给陛下,而把陛下交给老臣,因此我想要竭尽全力尽忠以报答孙家的厚恩。想着等我死去之后,有应该称道的地方足矣。但是我见识思虑浅薄,违逆了陛下的旨意,想来自己肯定会被弃用,没有再奢望能够再一次得到陛下的召见,继续为您出谋划策。但是老臣始终用这颗愚忠的心来对待国事,只是一心要做有益于国家的事情,至死不渝。若是要让我违背本心来换取您的尊崇,臣永远也做不到。”孙权听罢向张昭辞让道歉。

魏太和七年公元233年,辽东公孙渊向孙权称臣,孙权于是准备派遣使者张弥、许晏从海路出使辽东册封公孙渊为燕王。张昭劝谏说:“公孙渊畏惧魏国讨伐,从辽东远来求援,这不是他的本意。若是公孙渊蜕变主意另有图谋,想要再一次投奔魏国。那么咱们的两位使臣就回不来了。到时候不是让天下人耻笑咱们吗?”

孙权和张昭反复争辩,张昭反而言辞越来越激烈。孙权不能忍受,握着刀愤怒地说:“吴国的士人入宫拜见朕,出宫就去拜见您。朕敬重您也算是到了极致了!您却数次当众跟朕唱反调,朕常常害怕自己不能控制自己!”

三国演义张昭的事迹(三国张昭简介)

吴大帝,孙权

张昭看着孙权说道:“老臣即便了解陛下您不会听我的劝谏,但是之因此还是要竭尽所能尽愚忠,是由于太后病危之时叫老臣在病榻之下,遗诏托孤的言语还在耳边啊!”说罢涕泪横流。孙权也把刀扔在地上,与张昭相对哭泣。不过还是派了两位使臣出访辽东。

河西君以为:张昭两次提到自己受孙策和太后的托孤遗命辅佐孙权。第二次说这话的时候,孙权已经称帝,在吴国的威信和声望早已不可和几十年前同日而语。

劝谏的目的是为了让对方听从自己的意见,之后这种时候却还是想着摆自己托孤重臣的老资格,如何或许成功呢?于是即便张昭说得再有理,也只能引起孙权的反感了。

三国演义张昭的事迹(三国张昭简介)

张昭见自己的建议不被采纳很生气,竟然称病不朝。孙权对此深以为恨,就用土把张昭家的门封死。张昭见状也在府内用土封住门的另外一边。后来公孙渊果然杀害了张弥、许晏并且侵吞了使团的财物。孙权于是数次叫人慰问并向张昭道歉。不过张昭始终不肯再一次入朝。

孙权于是又在张昭的家门口呼唤他,张昭托词说自己病得很厉害。孙权于是放火烧张昭家的门,想以此来吓唬张昭。可是张昭见状还是紧闭门户。孙权只好叫人去灭火,在这些人家门口停留了很长时间。张昭的孩子们只得一同扶起张昭出来,孙权用车载着张昭一同回宫,深深地引咎自责。张昭迫不得已只好从头入朝参加朝会。

张昭容貌矜持严肃,很有威严。孙权常说:“朕和张公谈话,害怕有所妄言。”整个吴国上下都超级害怕张昭。嘉禾五年公元236年张昭病逝,年八十一岁。

河西君以为:劝谏只需求自己做到无愧于心就好。如对方实在不听,闭口不言就是。若是于是发怒只能说明还是自我的修行不到家。主君已经放低姿态来找你,这个时候态度谦逊的辞让说是自己作为臣下没有尽到职责,从此君臣和好如初,自己则尤其受信任,岂不是成就大事业的步骤吗?

张昭是吴国的头面人物,但惋惜只能用毁誉参半来评价。若是以儒家的立德、立功、立言的标准来看,更是差之远矣。

即便他长期以来标榜自己以尽忠报国为己任,不过看他的传记却始终认为少了一些东西。我想便是一个“诚”字。所谓“至诚如神”。他的走的每一步都想让自己更符合儒家圣人的作为准则。不过由于缺少了诚字,许多明明是对的事情,却让人认为做的很刻意,老是让人不舒服。读之唏嘘!

相关文章